疫情期間突破重重阻力登陸紐交所后,貝殼找房又將在疫情反復的夏日伊始,于港交所二次上市。北京時間5月5日,貝殼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貝殼”)(紐交所股票代碼:BEKE)宣布,擬將其A類普通股以介紹形式于港交所主板雙重主要上市,同時繼續在紐交所保持主要上市地位并交易。此次貝殼回港主板上市,不發售新股及募集資金,待港交所最終批準后,預計將于5月11日開始掛牌交易,股票代碼為“2423”。

在分析人士看來,貝殼此次回港更多是為了應對中概股帶來的壓力,同時通過雙重上市的方式,可解除退市風險,也有助于引入更多投資者,提高了自身的流動性。

首家“雙重主要上市+介紹上市”返港中概股

貝殼此次回港采用的“雙重主要上市+介紹上市”方式,不涉及新股融資,無發售環節。介紹形式上市是指公司在上市前不需要實質上拿出股票向社會公眾銷售,而直接申請上市,僅獲得掛牌買賣的資格,并不涉及即時資金的籌集;雙重主要上市則是指公司已在另一證券交易所上市的情況下,在香港市場按照當地市場規則上市,兩個資本市場均為主要上市地,即使在一個交易所摘牌,也不影響企業在另一交易所的上市地位。

據悉,貝殼擬將其A類普通股以介紹形式于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主板雙重主要上市,而其美國存托股份每ADSs代表三股股份,將繼續在紐約證券交易所保持主要上市地位并交易。在港交所主板雙重主要上市后,這些股份將與在紐交所上市的ADSs實現完全可轉換。

就上市而言,高盛(亞洲)有限責任公司及中國國際金融香港證券有限公司為此次貝殼港交所雙重主要上市的聯席保薦人。此外,貝殼也已委任高盛(亞洲)證券有限公司為指定證券交易商,中國國際金融香港證券有限公司為替任指定證券交易商。該委任自上市日起,為期三個月。

“我們追求房產交易和服務行業效率和透明度最大化的目標,促使我們推動這一業務發展的關鍵步驟,這亦符合行業參與者的利益。”貝殼方面告訴記者,鏈家基礎設施重塑了中國房產交易和服務行業的格局,并且通過貝殼平臺的創立向所有行業參與者開放。

“跋山涉水,貝殼加油。”對于赴港上市,貝殼找房董事長、CEO彭永東回應稱,貝殼找房將按照最嚴格的標準計劃在港交所掛牌。他特意解釋了一下2423的股票代碼——223是貝殼客戶日,423是貝殼生日。

同策研究院資深分析師肖云祥告訴北京商報記者,介紹形式上市在境外是一種常見的上市模式,但“雙重主要上市+介紹上市”的方式確實是比較少見。根據香港的上市規則,介紹上市的方式上市主體不再發行新股融資,但對公司的要求和新上市是一樣的,比如財務、業務、管理層穩定性等,介紹上市的企業代表如中海物業等。

“對于上市主體而言,介紹方式上市弊端在于并不能再融資,但所需時間較短,可以為上市主體節省時間,這樣也能最大限度保護存量股東的利益。”肖云祥進一步表示。

應對壓力

事實上,貝殼回港上市傳聞早已久,但對于相關傳聞,貝殼方面一度給出的回應是“公司目前沒有相關計劃。”

在中國城市房地產研究院院長謝逸楓看來,貝殼此次“回港”也更多是為了應對中概股帶來的壓力。在當前中概股普遍“艱難”的背景下,貝殼等中概股的回歸似乎已經成為一種趨勢。

今年4月,貝殼與多家中概股公司一起,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于列入基于《外國公司問責法案》(HFCAA)的認定名單。根據HFCAA規定,連續三年被SEC認定使用未能被PCAOB審查審計底稿的審計機構出具年度審計報告,SEC會禁止公司股票或美國存托憑證在美國證券交易所或場外交易市場進行交易。

彼時,貝殼方面回應稱,“一直在積極尋求可能的解決方案, 以最大程度地保護股東的利益,本公司將繼續確保遵守中美相關法律法規,并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保持本公司在紐約證券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地位。”

根據最新消息,當地時間5月4日,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宣布,將88家中概股加入“預摘牌”名單,京東、嗶哩嗶哩等知名企業都包括在內,使得名單上的中概股數量上升至105家。

“受外部環境影響,不排除貝殼回港是為美股可能的退市做準備,因為目前中概股處境大多不樂觀。”肖云祥稱,順利回歸港股,就有了流動性的可能,這樣貝殼所面臨的資本壓力也會小很多。如果私有化,那么會給公司帶來很大的現金壓力。

“雙低”待解

時間回放到兩年前,2020年8月13日,貝殼成功登陸美國紐交所,當時的發行價為20美元/股,上市當天市值便達到了431億美元。此后,貝殼的股價一路沖高,最高點曾達到79 美元。但由于各種原因,貝殼股價在此之后開始走“下坡路”,最低點在今年3月14日下降至7.31 美元。

截至5月4日收盤,貝殼美股報14.41美元/股,總市值約為173.38億美元,相較于高點市值已蒸發近八成。

“繁花似錦”來了又去,兜兜轉轉近兩年時間,貝殼如今面臨低估值與低市盈率的雙低難題。

根據財報數據顯示,2021年貝殼全年成交額(GTV)為3.85萬億元,同比增長10.1%;營業收入為808億元,同比增長14.6%;2021年凈虧損為5.25億元,同比由盈轉虧;經調整后凈利潤為22.94億元,同比下降約六成。

具體來看,貝殼盈利能力的不理想,主要是因為運營開支較大幅度增長以及毛利下滑等原因。

2021年,貝殼的經營總開支約172億元,同比增長22.5%,其中行政費用89億元,銷售費用43億元,研發費用32億元。而毛利方面,2021年貝殼的毛利同比下降6.2%至158億元,毛利率從上年的23.9%下降至19.6%。

伴隨著利潤指標的下滑,貝殼也同時遭遇行業規模收縮的沖擊。

據財報披露,截至2021年12月31日,貝殼的門店數量為51038家,較上年末增長了8.7%,但環比下降5.4%;活躍門店數量超過4.5萬家,同比增長4.4%,環比下降8.3%;聯網經紀人45.5萬人,同比下降7.8%,活躍經紀人人數超40.6萬人,同比下降8.7%。

在今年3月的業績說明會上,彭永東曾毫不避諱地說出:“2021年為貝殼‘空前艱難’的一年”。

或是出于對利潤的考慮,貝殼將目光轉向了家裝市場。4月20日,貝殼宣布已完成對圣都家裝的收購,收購完成后,貝殼擁有圣都100%已發行和流通的股權,而圣將成為貝殼的子公司。

房地產市場風波詭譎,貝殼努力開拓新業務來分擔風險。面對外部市場沖擊、內部經營困境,貝殼能講好新故事嗎?

推薦內容

最近2018年中文字幕_国产高清精品极品美女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芒果视频_最近韩国视频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