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關于歸來的故事。

故事的前半段,像大多小鎮青年的人生軌跡那樣,我們的主人公孫文婷通過考學,把握住關鍵的人生節點,走出小鎮,走向更為廣闊的天地。但不同尋常的地方在于,在適應了都市現代化、快節奏的生活之后,她卻選擇回到家鄉,回到那片距離市區30公里的地方:鎮湖。

轉折的契機源于記憶中的蘇繡。在這片沿著太湖湖岸線而建的水鄉,不過兩萬的人口之中,有著八千名繡娘,繡品街上開了300多家刺繡店。在這里,幾乎每家每戶都以刺繡為生。

偶然的一次機會,她在一場展覽上,看到了一副拍攝家鄉蘇繡主題的作品,畫面中白發蒼蒼的老人挺直腰背,坐在繃架前一針一線地勾勒作品。眼前定格的畫面,與記憶中的場景,跨越時空而重合。

孫文婷想:“蘇繡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蘇繡姑娘

對于刺繡來說,鎮湖是個特別的地方,它是蘇繡的發源地,這里家家戶戶的生活都圍繞著刺繡展開。1993年,孫文婷在鎮湖出生,從她有記憶開始,他們家的生活就與蘇繡緊密聯系著。

最早的時候,孫文婷的父母都是鎮湖的刺繡廠工人,母親是刺繡工人,父親在廠里做會計。

等她五歲時,父母在鎮上租了個門面,開繡品店。“那時店鋪很便宜,但父母沒有錢,都是借的。”那家店鋪沿街而建,上下三層,下面做生意,上面住人,孫文婷就在這家刺繡店里長大。

圖片1.png

前來拿貨的客戶在孫文婷家里的刺繡店合影

家里外婆、奶奶、母親都以刺繡為生。外婆和奶奶擅長花鳥,上世紀九十年代,她們在被套、腰帶上繡上這樣寓意吉祥的圖案,這些作品會出口到海外,很受外國人歡迎。而母親則更擅長繡貓。蘇州刺繡研究所的老師曾經來這里教學,貓是那時的經典圖案,母親跟著老師學習,后來繡貓成了她的拿手絕技。

孫文婷也會跟著母親學刺繡。她上小學的時候,放寒暑假,有時在店附近隨便玩,有時母親在沿街的店鋪門口支起繃架刺繡,她拿個繃凳坐在母親身邊,看看圖案樣子,一針一線跟著模仿。刺繡的針法很多,花苞、葉子、蝴蝶......不同圖案有不同的針法,遇到不會的地方,母親就停下來繡兩針演示給她,孫文婷跟著模仿。

她學刺繡學得很快,有時繡出來的作品,甚至可以拿到店里售賣,放在成品中根本看不出區別來。孫文婷售出的第一幅作品賣了八塊錢,那是一副12x12cm的刺繡小禮品,圖案繡的是夕陽下的漁船。她當時還不熟練,大約繡了一個星期,“現在的話可能一兩天就繡好了”。

圖片2.png

左為孫文婷母親和孫文婷,右為拿貨的客戶

孫文婷在鎮湖讀小學的時候,身邊的同學幾乎都會跟著家里大人學習刺繡。表姐比她繡得更熟練,一個寒暑假能賺幾百塊。

但當她考去區里的初中以后,情況變得不一樣了。

2005年,孫文婷從鎮上考到了區里的實驗初中,班上的同學都是從各個地方考來的,甚至有從外地來的同學,根本沒有聽說過蘇繡發源地鎮湖。當時因為住校,一星期只能回一次家,孫文婷逐漸遠離了刺繡店門口的繃架。即便有時看繡娘做工,也不再自己上手刺繡了。

刺繡就仿佛她兒時的玩伴,隨著年齡的增長,自然地與她的人生軌跡漸行漸遠。

等孫文婷考上大學的時候,她選擇了一個跟刺繡毫不相干的專業:酒店管理。

她與蘇繡的故事,似乎到此就畫上了句點。

回歸故鄉

2015年,孫文婷做了一個超乎所有人預料的決定:回到故鄉。

早先,她在蘇州學酒店管理,大三時還去美國交換了一年,畢業后她在蘇州本地的酒店里實習了半年。當時,她身邊的同學大多會選擇酒店或旅游行業。在很長一段時間里,她的目標都是在酒店里做到總經理。家鄉的小鎮太偏遠了,“更適合養老”,她的夢想是去更大的城市闖蕩。

與此同時,孫文婷的父親和表哥看到了電商的契機,準備去深圳做電商,母親留在鎮湖老家,負責對接繡娘,完成刺繡作品。但在家鄉的母親年紀比較大,不太會用智能手機,每次拍出來的作品照片也比較模糊。所以父親和表哥更習慣在家族群里@孫文婷,等她下班以后,開車四五十分鐘回到鎮湖的刺繡店里,再用手機拍作品實物圖,供客戶們挑選。

圖片3.png

孫文婷家的刺繡作品

一開始,孫文婷只是偶爾搭把手,并不打算深度參與家里的生意。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在一場展覽上,她看到了一副蘇繡主題的作品。畫面中白發蒼蒼的老人,戴著老花鏡,坐在繃架前刺繡,眼前的畫面跟她的記憶巧妙地重合了。

她的內心翻涌起對于蘇繡的情感,它意味著童年的回憶、家鄉的符號,她始終記得家鄉老人口中的“世界刺繡看中國,中國刺繡看蘇州”,也比任何人都更加明白蘇繡技藝有多珍貴。“我覺得這個事業是值得我去一做的,慢慢重燃起了熱愛。”

在鎮湖,一條繡品街上有300多家刺繡店,幾乎每家店鋪都是夫妻店的形式,小地方沒有足夠的競爭力,也招不到外地來的員工??吹郊亦l從事蘇繡產業的人越來越少,孫文婷的心里不是滋味。2015年,她決心放棄在大城市打拼的夢想,加入父母的刺繡店,為這門老手藝找到新機會。

圖片4.png

現在的繡品街

那時,街道剛好在組織居民做電商培訓,教大家如何運營抖音,怎么做視頻,怎么做直播。孫文婷也參加過,制作視頻對她來說不算復雜。

她發現,身邊所有人幾乎都離不開這個軟件,她自己懷孕和產后休息時,也經常在家里刷抖音。她身邊曾有朋友在抖音電商上賣貨,效果似乎不錯。

“這是個商機。”她當下決定嘗試抖音電商,拍短視頻來宣傳家鄉的刺繡,讓母親和繡娘們的作品能被更多人看到。

變遷與潮流

但推廣蘇繡的過程,并沒有她想象得那么容易。

她剛回到家鄉時,身邊還在做這一行的幾乎都是五六十歲的人,即便有像她這樣的“繡二代”,大多也要比她大四五歲,溝通起來有一些障礙。

孫文婷家里的刺繡店有五六十個繡娘,其中有20多個繡娘是固定合作的模式,只繡孫文婷家的訂單,熟悉彼此的風格,繡完一件換下一件,已經合作了很多年。另一半是比較自由的,看客戶的訂單量自由接單。

孫文婷每次拍視頻的時候,就會去村里拍繡娘們刺繡的場景,放到抖音上。但拍攝的過程沒有那么容易。她要開車到村里去取材,運氣好的時候,繡娘們覺得新奇,很樂意被她拍。但有些時候,當她察覺到對方的抗拒時,就只拍繡娘們的手和針下的作品,不會讓她們露臉。

圖片5.png

繡娘在自家的繃架前刺繡

繡娘們的工錢通常按照工作量來計算,原本刺繡一天可能掙100多塊。后來,刺繡店的線上生意越來越好,有時訂單多到需要趕工,繡娘們的工資就會加到200-300塊。感受到抖音電商給她們的生活帶來了實際變化,繡娘們面對鏡頭也就沒有那么抗拒了。

老一輩卻始終不太理解她的觀念。對于父母來說,這就是門賣作品的生意,因此當孫文婷提出想做刺繡的品牌時,父親不太贊成。還有些時候,當她看到敦煌的圖案非常好看,想讓家里的繡娘用蘇繡還原時,母親也不愿意幫她去給繡娘們安排。但看到孫文婷在抖音電商的生意慢慢好了起來,父母后來也愿意做些小妥協。

因為抖音電商,繡品街的變化在悄然發生著。 她剛回家時,實體店幾乎沒有生意。那幾年繡品街的生意都不好,很多店鋪都關門倒閉了。最明顯的變化是,過去繡品街上一間門店的租金至少要八九萬,后來降到三萬塊,都會空很久租不出去。受這樣的大環境影響,孫文婷自家的生意也受到了巨大沖擊,遠不如往日。

街道組織了電商培訓以后,很多人在線上做直播賣貨,整條街才逐漸復蘇起來。孫文婷記得,自己家的線上銷量,幾乎每年都能以百分之二三十的增量往上漲,生意最好的時候,一天能賣出去30多件小作品。

圖片6.png

繡娘們在繃架前工作

孫文婷屬于繡品街上做抖音電商做得早的年輕人,附近很多同行都會來找她請教,她也不會吝嗇分享。其中有個叔叔是她父親的朋友,已經快50歲了,還在研究怎么在抖音上做帶貨主播。最開始,他的直播間人數經常是個位數,沒什么人看,后來他順利賣出了貨,卻不知道該怎么包裝,怎么選物流公司——因為作品通常是玻璃裝裱,容易打碎。孫文婷總是耐心地給他傳授經驗,讓他非常感激。后來,這位叔叔在店面附近的地里種起了菜,每次菜長熟了,都會拿些送給他們一家。

現在,孫文婷每晚都會在固定時間直播,有幾個她能叫出名字的觀眾,是蘇繡的“發燒友”,每晚她開播的時候,都會過來打個招呼。豎大拇指的點贊符號是粉絲們最常留下的評論??吹揭曨l里精巧的工藝,也經常有人發出由衷的贊嘆:“家里擺上這樣一幅屏風就太美了”“為我們國家的非遺點贊”“小小年紀選擇堅守老手藝,太難得了”。她們長久而穩定的認可讓孫文婷找到了一種惺惺相惜的感覺。她覺得自己來抖音電商是有意義的,蘇繡確實被更多人看到了。

前段時間,孫文婷在家旁邊的科技城買了一套二手房,那邊生態好,據說以后還要開發,附近的人都流行去那里置業。她已經交完了首付,抖音電商上的生意,讓她有底氣自己還上房貸。“雖然今年那么難,但我的目標還是蠻遠大的。”她想做出屬于他們家的蘇繡品牌,讓手工刺繡走向更廣闊的世界舞臺。

圖片7.png

孫文婷家的刺繡作品,用緙絲做底,蘇繡繡制的《千里江山圖》

最近,“抖音電商·尋找同行者”( https://www.douyinec.com/tongxing)關注到了孫文婷的故事。“尋找同行者”是抖音電商的創作者成長大本營,致力于挖掘優質達人和商家,助力他們獲得更多關注和機會,在平臺實現更長遠的發展。五四青年節之際,“尋找同行者”推出“與新生力同行”。“與新生力同行”將持續關注青年電商創作者,講述年輕人在抖音電商尋找方向、實現夢想的故事,與他們在創業路上探索更多新可能。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每一次直播,每一次去村里拍攝時,孫文婷都會思索,這種陪伴她長大的技藝,被人們稱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蘇繡,對于普通人的日常生活來說,究竟意味著什么。 后來她似乎找到了答案:蘇繡值得重新走入我們的生活、我們的設計里。這是一位位繡娘的心血,一個個家庭的生計,更是屬于全人類的珍貴財富。

免責聲明:市場有風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賣依據。

推薦內容

最近2018年中文字幕_国产高清精品极品美女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芒果视频_最近韩国视频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