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網都是劉畊宏女孩后,商業化是劉畊宏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作為劉畊宏背后的MCN機構老板,無憂傳媒CEO雷彬藝對于劉畊宏走紅后的計劃,則是希望不要功利性那么強。

暫不直播帶貨,意味著劉畊宏的6000萬粉絲依然“趴在”賬面上。有人說,劉畊宏完成了Keep的夢想,但在變現的路上卻沒Keep那么急。

當初劉畊宏輕易拉近了與你的距離,變現并沒有急著寫在臉上。在“高階運動人士專屬訓練”和“有手有腳就能跳的年輕人廣場舞”之間,中國3億健身人群中的大多數,輕而易舉地信了劉畊宏。

近年來,健身運動在國內風靡,健康生活模式得到越來越多人的推崇,健身博主帶火了馬甲線、人魚線、蜜桃臀……這些無人不愛。

劉畊宏女孩混跡其中,她們未必是穩定的健身人士,而是來自于湊熱鬧的野生力量。這樣野生的基本盤決定了劉畊宏女孩一秒鐘愛上你,離開你一樣so easy。她們的愛不夠穩固,商業化走得太急,難免會被流量反噬。

而健身商業化,是比跳毽子操復雜得多的問題。劉畊宏擁有的流量,不能等同于變現的強大底氣。在萬物皆可“卷”的今天,自然健身也能“卷”。但健身,在成為一種穩定的生活習慣之前,期待它成為穩定的消費習慣并不現實。

如果健身是關于自律的考驗,那么自律這種對抗人性的生意,終究是難做的。我們每隔一段時間會愛上一個博主,比如帕梅拉、周六野,每過一段時間會愛上一個運動品牌,但是兜兜轉轉未必真正愛上了健身。

“讓100%的人都能像10%的健身達人一樣高質量地健身”,Keep 上市指日可待,但變現之路仍舊跌跌撞撞。對于大多數“卷”入其中的人來說,投入更多成本的健身,不是他們眼中的高性價比之選。

一張瑜伽墊,一個平板,一雙跑鞋,或許還不錯。后來,可能是Lululemon的瑜伽墊,標準的平板,更專業的跑鞋。再后來,可能就沒有后來了。

即便不帶貨,劉畊宏早就帶火了自己。2022年,短短一個月,劉畊宏成了極具商業價值的媒體新寵,劉畊宏和其背后的無憂傳媒賺得盤滿缽滿,網絡上流傳的商務報價扶搖直上。

劉畊宏做了周董好友十幾年,身邊最成功的健身作品不是周董。就好像大多數走上健身之路的小白,哪有那么多水到渠成、高度自律,她們只是走過路過不想錯過,一首《本草綱目》,陰差陽錯。所以,比起不確定的商業化,握住手頭熱乎的商業價值似乎更務實。

推薦內容

最近2018年中文字幕_国产高清精品极品美女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芒果视频_最近韩国视频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