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來,不少銀行紛紛開啟大額存單、存款產品“降息”模式,但存款資源“冷熱不均”的情況依然突出。北京商報記者近日發現,又有不少融資顧問再次重出江湖,打出“貼息”“賺外快”的口號尋找“土豪”銀主,替銀行攬客拉人,幫銀行彌補存款缺口。當前可做貼息業務的地區主要以二三線城市為主,覆蓋的銀行類別以地方性城、農商行居多。分析人士指出,這一行為不僅抬高了銀行的負債成本,也變相增加了銀行流動性管理難度。

融資顧問牽線“拉存款”

在當前銀行對于存款需求無法降低的前提下,“時點沖存款”已變為更加日常的行為。有需求自然就有市場,一條高息攬儲“利益鏈”便從中滋生,銀行花高價錢“買錢”,融資顧問利用人脈和資源“找錢”賺取利差。

“銀行存款沖量”“有需求的土豪歡迎私我”“承辦各類銀行存款業務”……王悅(化名)是一名融資顧問,他不屬于任何金融機構,對客戶公開的身份為“銀行存款項目招商經理”。

每月中下旬、季度最后一個月下旬是王悅最忙的時候,為了替銀行增加日均存款規模,他每天都要在線上發布帖子尋找可以提供存款的“土豪銀主”,為銀行彌補存款缺口。他告訴北京商報記者,“我現在承接各類銀行存款業務,有靈活期限也有定期存款,靈活期限為月末存入100萬元,存1天就可以返現,不算銀行本身的存款利率,返現利率最高可以做到1.5%,也就是說100萬元存入1天可以拿到1.5萬元的獎勵,資金量越大獎勵的越多”。

和王悅一樣,另一位融資顧問閆民(化名)在過去的一季度也經歷了“買存款”的過程。在當前的時間節點他不建議客戶進行短期儲蓄,“一季度已經過去了,就算存入行里也不計入整體考核,如果客戶資金不緊張,可以選擇較長的存入時間,最低起存3個月這樣可以拿到長期收益”。

“我們只收資金量大的客戶,最好是1000萬元,存款流程需要去當地親自辦理。給到的‘獎勵’就是存款返現形式,在銀行原有的存款利率之外再加1%-3%的貼息,貼息是預先支付,即在存完款項拿到存單的當天就可以兌付利息,存入的時間可以由客戶自行選擇。”閆民說道。

光大銀行金融市場部宏觀研究員周茂華指出,出現融資顧問牽線“拉存款”主要是部分地方性銀行負債壓力大,融資顧問充當資金供需中介獲得一定收益;此類攬儲勢必增加部分銀行的負債成本,不利于存款市場正常競爭秩序;同時,這種方式存款穩定性不夠好,也變相增加了銀行流動性管理難度。

貼息攬存推高銀行負債成本

在金融市場中,融資顧問這一角色一直缺乏透明度,他們捏造的身份變化多樣,但大多數都和銀行掛鉤,例如某銀行客戶經理、某銀行存款經理等,在交易環節完成后,還需要收取一定比例的傭金。

“融資顧問的傭金和客戶存入的資金有關,存入的量越大收取的比例就越多。”一位融資顧問表示,“傭金相當于銀行開給我們的‘中介費’,通常為客戶存入資金的0.2%-0.5%左右,一次性收取,我們一般對接千萬資金量以上的個人客戶,百萬元資金太零散,不如大額資金受歡迎,零散資金對銀行攬儲的考核也沒有太大的作用。”

另一位融資顧問也透露稱,“各家銀行開出的‘中介費’不一樣,但基本都在0.3%左右,今年利率下行,行情不好,銀行補貼的力度不大,以前銀行給客戶‘貼息’最高能做到4%,今年最高可以做到2%,相應的銀行給融資顧問的‘中介費’也縮水了”。

近期,市場利率定價自律機制鼓勵中小銀行下調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在這之后,部分國有銀行、股份制銀行陸續加入存款產品利率下調隊伍,相繼將大額存單利率基數調降0.1-0.3個百分點。當“降息”成為常態,此類靠高額回報和變相增加支出增長的存款,無疑會加劇存款競爭混亂。

資深銀行業分析人士王劍輝指出,此類“花式”攬儲行為最終會給銀行造成一些隱患,整體上推高了銀行儲蓄資金成本。若拿到資金后,銀行的業務量和業務收益不能和成本相匹配,就會造成入不敷出的潛在風險,這種潛在風險積累過多就會導致銀行整體資金流出現問題。

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當前可做貼息業務的地區主要以二三線城市為主,覆蓋的銀行類別以地方性城、農商行居多。除了融資顧問外,還有一些疑似為銀行內部員工人士也通過社交媒體發布攬儲信息表示,“完成行內分配的存款任務,需要的私我,可以上門辦理”。還有部分疑似村鎮銀行員工人士也發布信息稱,“我是銀行員工,不沖時點,只做1-3年定期存款,存入1年的利率高達4.25%”。

增加穩定儲蓄來源

在利率市場化、同業競爭、監管環境變化等行業背景下,此類“花式攬存”的背后也從側面反映了地方性銀行的攬儲困局。就在不久前,內蒙古林西農商行發布的一則引進資源型人才公告一度火上熱搜,在公告里,該行明確表示,招聘的5位入圍候選人要在10日內存夠不低于1000萬元存款才能進入下一環節。

公告一出,引發全網討論,這究竟是在招人還是在“拉存款”?目前該公告已被撤下,但對于地方性銀行攬儲難的話題熱度一直未曾降溫。

攬儲已經成為銀行員工一項十分重要的考核任務,一位地方城商行員工向北京商報記者表示,“攬儲任務直接和工資、年終獎掛鉤,除了分支行的任務還有總行派發的集體任務,完不成就要扣錢。這兩年因為疫情的原因考核指標有所下滑了,但完成起來還是有難度。巨大的吸儲壓力之下,除了使用各種關系拉存款,別無選擇”。

在緩解攬儲難題方面,周茂華直言,地方性銀行應進一步完善內部治理,提升經營能力,增強金融產品服務創新能力,為市場提供適銷對路、高質量服務入手,提升品牌和市場影響力,增強客戶黏性;同時,積極拓寬融資渠道。

正如王劍輝所言,攬儲應被地方性銀行作為長期戰略問題來處理,一方面,地方性銀行應在某些領域、某些行業深耕細作自身的客群網絡,客戶穩定了才會有穩定的儲蓄來源。另一方面,也要推出創新的產品以及金融服務,只有這樣才能吸引到更多新客戶。不能僅僅靠通過某些短期方式來提升儲蓄規模,短期提升的儲蓄規模對銀行經營層面起不到實質性的推動作用。

推薦內容

最近2018年中文字幕_国产高清精品极品美女_最近更新中文字幕芒果视频_最近韩国视频资源